热门搜索:

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邵梓航硬生生的憋住笑

时间:2018-12-11 18:42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苏锐听了老首长的话,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说道:“首长,话说,咱们这次能不能揍第四舰队一回?”
 
    “你就异想天开吧。”张玉干忽然没好气的说道,“怼归怼,但是两个超级大国真的打起来,世界大战就要爆发了,你这个小子,说起话来什么时候能够过过大脑?”
 
    苏锐一点也没有挨批的觉悟,嘿嘿一笑:“我说首长,您可别说您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张玉干当然想过。
 
    每个军人都想过。
 
    没有谁喜欢战争,但是华夏军人不怵任何人!
 
    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为战争准备着!
 
    在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角落,每天都会发生一些流血和冲突,每天都会响起夺命的枪声,可惜很多人并不能够得知这样的消息,而在这一点上,军人的感受永远都要更直接一些。
 
    有些时候,我们会受委屈,现在国家强盛了,谁也不能再让我们委屈了,苏锐此时就是这种心态——你们第四舰队以前不总是在各个大洋上耀武扬威的吗?不是有些时候甚至还停留在距离华夏国境线很近的地方吗?再来一次试试?
 
    是的,华夏的航母来了,第四舰队都被僵持住了,如果自身没有强大的火力,单单凭借所谓的勇气,凭什么能够震慑住敌人呢?
 
    苏锐觉得扬眉吐气,其实不仅是他,恐怕得知了这个消息的绝大多数华夏军人都会如此,华夏海军的感触一定会更深!
 
   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,为了一个小小的马歇尔,华夏并不至于如此的兴师动众,甚至连航母编队都出动了,但是,高层首长们的目光总是高瞻远瞩的,这一次的航母编队高调亮相,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逼迫着马歇尔留在德弗兰西岛,从而以此为条件,和马歇尔家族进行一系列的谈判,而往更深层次挖掘的话,这却是两国的最直接交锋。
 
    不开一枪一炮,但是却硬剑拔弩张,似乎随之都有可能爆发出遮天蔽日的战火。
 
    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背后,每一个人民的腰杆都会不自觉的硬起来,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多了些底气。
 
    赫塔费听到了苏锐和张玉干的对话,他似乎很是有些不理解:“航母编队而已,至于那么激动吗?”
 
    虽然赫塔费是刺客之王,但是他一直呆在黑暗之城内部,国家意识并不强,并不是很能理解苏锐这一会儿激动的意义究竟何在。
 
    不过,苏锐也没想着去解释,他只是微微一笑,而后简单的说了一句:“我这是为了华夏而骄傲。”
 
    为了华夏而骄傲。
 
    这句话足以表达很多公民的心声了。
 
    军师虽然不是军人,她以前常年身处于华夏江湖之中,但江湖中人同样是华夏人,对于这种事情也同样无比的自豪。
 
    身处于国外的时候,有一个强大的国家站在身后,这种感觉真的赞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“我先走了。”赫塔费忽然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两条胳膊都还在流着血呢,死神的那两刀差一点就把他的双臂给废掉了,此时赫塔费表现的一直云淡风轻,压根看不出来有多么的痛苦,似乎先前的惊险场面,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罢了。
 
    “你不跟我一起去揍马歇尔吗?”苏锐挑了挑眉毛。
 
    “我对他不感兴趣。”赫塔费耸了耸肩,“你知道的,我只对我感兴趣的人出手。”
 
    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了,大步流星。
 
    “记住你欠我的那些酒!”就在赫塔费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时候,一道喊声传了过来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没有理会。
 
    军师抿嘴微笑:“这可这是个妙人儿。”
 
    “他现在不缺钱,出手也不是为了酬劳,纯粹是看心情,马歇尔还勾不起他的兴趣。”苏锐说道:“不过还好,我这一通忽悠总算是没有让他失望。”
 
    的确,苏锐是忽悠赫塔费来的,他在军师养伤的时候,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,告诉其这里有个绝顶高手,很是值得赫塔费出手。
 
    也幸好后来死神来了,否则的话,赫塔费恐怕还会觉得相当失望呢。
 
    军师忍俊不禁,她听说了苏锐的安排,但是先前对赫塔费是否会出手,并没有多少信心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从围墙外面涌进来了很多人,全部都是太阳神殿的成员。
 
    他们的战斗力在马歇尔的属下们之上,在花掉一些时间、也有很多人受伤之后,终究还是把对方全部解决了。
 
    不过,他们在看到苏锐那接近于衣不蔽体的模样之时,一个个还是有点忍俊不禁。
 
    “大哥,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?”邵梓航硬生生的憋住笑,看似一本正经的问道,只是,他这种一本正经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是有点滑稽。
 
    其他人在看到了不远处的化粪池之后,就联想到苏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想笑又不敢笑,一个个憋的好辛苦。
 
    “别憋着了,想笑就笑吧。”苏锐没好气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于是,惊天动地的笑声便爆发出来了!
 
    笑了足足五分钟,这些人都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,苏锐的脸上更是阴云密布了!
 
    尼玛,还能不能分得清楚到底谁是老大了?怎么能够这么没大没小?
 
    “邵梓航!”苏锐忽然低吼了一声。
 
    在这里,笑的最开心的就是邵梓航和周显威了,前者正笑的和筛糠一样浑身颤抖着呢,结果听到了这声音,仍旧没有意识到苏锐即将发作,而是笑着说道:“大哥,您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把你的衣服给我脱下来!”苏锐继续吼道。
 
    “啊?”邵梓航立刻收起笑容来:“大哥,大哥,我不笑了,我不笑了,您老人家放过我好了。”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